博亚精工创业板IPO获批文:应收账款增速高于营收 曾对赌失败回购股份

 英豪5新闻     |      2021-01-28

  原标题:博亚精工创业板IPO获批文:应收账款增速高于营收 曾对赌失败回购股份

  1月27日,据证监会消息,证监会按法定程序同意襄阳博亚精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亚精工”)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博亚精工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量不超过2100.00万股,募集资金4.00亿元,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

  资料显示,博亚精工主要从事板带成形加工精密装备及关键零部件和特种装备配套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形成了两大产品线、数千种型号规格的精密制造体系;在钢铁、有色冶金行业的板带成形加工领域掌握了关键零部件制造技术和系统集成技术;在特种装备配套领域瞄准客户对于高性能零部件的配套需求,将板带成形加工精密装备关键零部件的技术积累和制造经验运用于特种装备配套零部件的研发过程并不断进行技术创新,成功研制出高性能、高可靠性的特种车辆配套零部件、结构件产品,有效保障和提升装备的机动和适应性能。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李文喜直接持有公司34.64%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李文喜配偶岑红持有公司3.81%股份,二人合计持有公司38.45%股份,共同控制公司。

  博亚精工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量不超过2100.00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本次发行不涉及老股转让,保荐机构为。

  博亚精工拟募集资金4.00亿元,其中,2.80亿元用于核心零部件及智能精密装备生产建设项目;6020.00万元用于产品研发、检测及试验中心项目;59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20年1-9月,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4,407.3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1.09%;其中2020年7-9月,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9,552.1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0.41%;2020年1-9月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055.9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3.18%,其中2020年7-9月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499.8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1.64;2020年1-9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076.8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2.05%,其中2020年7-9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415.0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7.49%。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享有的税收优惠占税前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3.78%、31.41%、32.60%及31.32%,占比较高。

  2020年1-9月发行人业绩较上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的上升,其中特种装备配套零部件收入同比增加2,182.41万元,板带成形加工精密装备及关键零部件收入同比增加3,611.68万元。主要是因为:1、随着发行人与特种车辆企业合作配套增多,当期部分新增型号开始批量采购,使得特种装备配套零部件同比大幅增加;2、唐山东钢和首钢集团销售的生产线年上半年完成安装调试及验收,符合收入确认原则,故2020年1-9月板带成形加工精密装备同比大幅增加。发行人2020年7-9月收入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增长主要是因为发行人地处湖北襄阳,为新冠疫情重灾区,随着新冠疫情缓和,发行人关键零部件及特种装备配套零部件产能及销量均在2020年第三季度得以集中释放,同期相比收入增幅较大;发行人毛利率一直维持较高水平,同期相比收入大幅增长,使得毛利润、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及净利润等在2020年第三季度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增长。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6月末博亚精工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7522.09万元、9502.58万元、12229.34万元、14273.28万元,占当年末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25.35%、27.96%、29.06%及34.83%,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1.81%、35.80%、41.37%、96.08%。不难看出,公司应收账款不仅流动资产、营业收入的比重较高,同时应收账款的增速明显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增速。

  报告期内,公司坏账准备余额分别为1,478.27万元、1,615.33万元、1,788.36万元及1,388.68万元,全部为按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的坏账准备,报告期各期计提比例分别为16.42%、14.53%、12.76%及8.87%。

  博亚精工2020年9月30日应收账款较2019年末增加4,674.27万元,增长38.22%,主要系随着销售规模增加,销售款未结算增加,其中陕西汽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030客户增加2,046.08万元,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001客户增加1,814.10万元,北京首钢国际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增加718.67万元,鞍钢股份有限公司增加608.92万元。

  从公司披露的各账龄段来看,公司1年以内账龄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和行业平均水平相当。公司1-2年账龄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10%,而公司列举的5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为26%;公司2-3年账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30%,同行平均值为52%;公司3-4年账龄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50%,同行平均值为76%;公司4-5年账龄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80%,同行平均值为92%。

  博亚精工表示,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持续增长主要是因为:①随着报告期内收入规模的持续增长,相关应收账款仍在信用期内,未到结算期;②收入增长客户主要为主机厂及大型国有企业,该类客户结算及款项支付流程较长,受资金预算及上级部门拨款影响较大,故应收账款余额持续增加。

  报告期内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公司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6.52%、56.38%、50.87%及70.84%。报告期内发行人收入来源于钢铁、有色冶金行业市场及特种装备配套领域,其中钢铁、有色冶金行业市场主要集中在宝武集团、首钢集团、太钢集团、中冶集团等大型国有企业中,随着公司产品种类、应用和客户的不断拓展,客户集中度将会有所降低。

  目前,我国特种装备主要由中国兵器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等装备总装单位及其下属单位制造生产,公司主要为主机厂和装备使用单位提供特种装备配套零部件。报告期内,公司主要客户中客户001、客户002等均为中国兵器集团下属单位,客户009、客户011等均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下属单位,这是我国特种装备配套领域的特有属性。

  公司与核心客户建立了长期紧密的合作关系,但如果主要客户的经营情况和资信状况发生变化,或者现有主要客户需求出现较大不利变化,如订货量大幅下降或延迟,将有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从博亚精工的历史来看,公司早在七八年前或就有上市的规划。申报稿显示,2011年7月,博亚精工及49名发起人股东分别与中部建设、襄阳鑫民、天津汇融、长江成长、中山泓华、铜陵鸿鑫6名股东签署《增资扩股及股份认购协议》及《增资扩股及股份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

  根据上述协议的内容,博亚精工需在2011年度实现约5000万元的净利润,并且2012年、2013年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5%,此外该次增资扩股后至IPO前,不再进行增资扩股。结合条款约定及当时的市场环境来看,该次融资在当时可视作是博亚精工IPO前夜的最后一次融资。

  不过,从后续的进展来看,博亚精工并未完成业绩对赌。根据博亚精工给审核部门的回复文件,因未完成约定的业绩,中部建设、襄阳鑫民、天津汇融、长江成长提出回购需求,公司以减资方式回购了前述4名股东所持的股份。尽管外界无法获知博亚精工2011年的业绩表现,但其在挂牌新三板期间的财务数据显示,2013年的扣非净利润仅为-272.29万元。

  博亚精工真正实现盈利能力飞跃的时间段为2016~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达4193.5万元、4305.13万元、5006.33万元、7266万元,上述业绩表现符合“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的创业板上市标准。

  按照公司的说法,上述对赌协议已经解除,并且已完成减资,但审核部门仍然予以了重点关注。根据问询函,审核部门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出资不实的情形,股份回购的定价依据及合理性,减资并回购履行程序的合法合规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