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政策扭曲市场关系?郭树清摆出五大依据反驳

 英豪5新闻     |      2021-01-19

  长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都对世界形成积极影响。最近10年里,中国对世界增长实质贡献平均达到30%左右。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1月18日在第十四届亚洲金融论坛上表示,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国际社会也存在着一些负面的舆论。

  “20多年前的一种说法是,中国并非市场经济,需要一个过渡时期。而近些年的指责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其最主要的依据是,中国有强大的国有经济部门,国家产业政策扭曲了市场关系。”

  第一,中国的民营经济目前占到全部经济的60%;第二,中国的产业政策总体上与市场导向改革保持一致;第三,国有企业总体上从政府得到的是负补贴;第四,与国有企业之间财务完全独立;第五,中国产品竞争力较强并非由于劳工权益受损。

  郭树清具体指出,第一,中国的民营经济目前占到全部经济的60%。上世纪70年代末启动改革前,中国几乎没有什么非公有经济。如果存在着所谓的国家垄断和国有保护,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呢?

  第二,中国的产业政策总体上与市场导向改革保持一致。上世纪70年代末,鼓励在国内发展轻工业,同时也迅速放开消费品进口,从电视机、洗衣机到小汽车、大卡车,中国成为“万国品牌博览园”。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主要的政策目的是防止过度竞争导致的重复建设。最近10年来,淘汰了大量的高耗能、高污染、高负债的企业。正是由于有公开、公平和充分竞争,中国才成为产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

  第三,国有企业总体上从政府得到的是负补贴。平均而言,国有企业的税负大约是民营企业的2倍。国有企业实际上还承担更广泛的社会责任。私有工厂和外资公司长期高速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税费优惠。各级政府安排国企相关预算,主要用于分流安置富余职工、补助职工社会保障和公共事业支出。

  第四,与国有企业之间财务完全独立。中国的银行体系在世界上赢利能力最强,如果其长期向企业提供补助,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信贷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而且银行的股东早已多元化的背景下,即使是国有股份占比较大的银行,也不可能向国有企业输送利益。

  第五,中国产品竞争力较强并非由于劳工权益受损。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工人和农民都是国家主人。宪法和法律保障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职工群众被授予了民主管理企业、参加工会活动的权利。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是很少有国家可以比拟的。过去10年,中国工人收入快速增长,其中农民工收入水平提高近2倍。

  郭树清表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亚洲则有可能重回几百年前所具有的文明引领地位。中国明确提出,到2050年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到2035年的目标意味着: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人均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生态环境根本好转;人的全面发展取得更多实质性进展。

  “如果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现代化,简单重复欧美日的道路,那对世界将会是巨大的灾难。资源过度开发和环境日益脆弱已经发出许多警告。最近20年,世界多地传染病频发与人类活动规模扩大很可能不无关系。在新冠肺炎尚未完全控制之际,要是再有新的流行病来袭,世界各国的应对能力很难想象。”郭树清说。

  他表示,实现更可持续发展是唯一正确选择;要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发展;要努力实现更加公平更为安全的发展;要扎实推动共同富裕不断提高人民生活质量。

  其中,针对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发展,郭树清表示,一定要深化科技、教育和财政金融改革,培养激励更强大的人才队伍。进一步弘扬企业家精神、科学家精神和精细工匠精神。金融体系应当能够更好地支持创业投资、风险投资、重要工程项目和基础科学研发。

  针对努力实现更加公平更为安全的发展,郭树清表示,必须长期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同等重视发展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坚持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防范和化解各种风险,筑牢国家安全屏障,坚决维护法律秩序和主权尊严。

  同时,我们清醒看到,中国的发展还很不均衡,前进的道路上还有许多困难险阻。去年以来,发达经济体实施超宽松货币财政政策,国际金融市场严重背离实体经济,通胀和资产泡沫令人担忧。我们愿与各国一道,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配合,积极应对疫情带来的各种不利影响。

  郭树清表示,改革开放四十年,香港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每个阶段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香港不仅仅是中国的香港,更是亚洲的香港,世界的香港。在亚洲和中国发展的新阶段上,香港必将重新焕发巨大生机和活力。

  他认为,香港在中国经济“双循环”新格局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香港在国际科创中心建设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香港在发展人民币离岸业务过程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正在迎来新的世纪机遇。

  其中,针对香港在发展人民币离岸业务过程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郭树清表示,强大和富有韧性的经济必然会有强大和富有韧性的货币。人民币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新兴国际货币。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可以开办更多种类、更大规模的人民币金融业务,吸引全球各地客户,接纳更大数额的人民币资金。依托其“离岸金融中心”地位,更好地参与国家更高水平的全面双向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优化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安排,在合作共赢中促进两地金融做大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