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为小米汽车而战 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

 英豪5新闻     |      2021-04-01

  小米今日宣布将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市场,预计10年投入100亿美元,首期为100亿人民币。

  在十年前,雷军杀入智能手机市场,当时刚刚40岁,如今,雷军已经50岁了。

  雷军说,“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我愿意押上人生全部的声誉,亲自带队,为小米汽车而战!”

  谈及小米为何做智能汽车时,雷军说,过去的两个半月对其来说是一段极为艰难的日子,因为小米又将迎接一次新的蜕变了。

  “小米干了快11年,我觉得我越来越理解制造业的不易、硬件的难度,但我更相信把软硬件结合在一起,这个难度比纯做软件和纯做硬件要再难十倍以上。所以,从一个程序员到了管理者,从一个创业者到了投资人,从互联网行业杀到了硬件,都是认知结构和人生阅历的巨大的变化和翻新。”

  雷军称,这几次变化有被动的变化,也有主动的选择,但回想起来,无论哪一种,都需要无畏的勇气、坚定的意志和超强的学习能力,还有对抗巨大痛苦的韧劲,毕竟每进入一个新的领域,过去的知识、经验、声望、荣誉、人脉都清零了,所有的依靠只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

  “感谢这些痛苦和磨炼,可以说没有这些痛苦和磨炼就不会有今天的雷军。持续的蜕变,持续刷新,才能赢得更有趣的人生。”

  小米早期投资人刘芹说,“因为小米造车的事情,和雷军多次讨论,让我今年春节过的内心澎湃。今天的雷军举重若轻,宛如10年前all in手机的样子,依然很燃!”

  另一位行业人士称,创业这件事,最终的力量来自于内心,因为逻辑都有正反,万事都有得失,最终决策的天平,是靠创业者内心来决定的。致敬伟大的创业者。

  前几天我约了一个文化人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他就是许知远。我们两个人聊得非常投机,我跟他非常不一样,我们两个人的背景非常不同,我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点点相同点,就是他和我一样,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计算机,这样使我们有了一个打开话题的引子。

  我就问他,我说计算机这么好的专业,你怎么会选择转行去做记者?他也很好奇,他说他看到我的简历,在过去这么多年里面也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经历过很多次的蜕变。我简单地跟他讲了讲,那天我数了一下,我的人生的确经过很多次重大蜕变,用发烧友原来讲的就是刷过几次ROM,在这里我想跟大家举几个特别大的蜕变。

  我的第一次大的转型还是在金山的时候,那个时候我28岁,第二个就是我。我热爱写程序,在那个时候我认为我一辈子就是写程序。1998年求伯君推荐我任CEO,可能说出来大家不信,我当时直接就拒绝了,后来求总坚持,我就想要不我先试着干干,等找到合适的人之后我再回去写程序。

  结果这中间发生了一件意外,有一个同事帮我整理我的电脑和备份的硬盘,一不小心他把我的电脑和硬盘全部格式化了,然后我写了那么多年的程序一夜之间都丢了。所以我回去写程序的路就算被堵上了,后来只能逼着自己学管理、学市场、学销售、学财务,从此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所以这一次的转型感觉是被逼的。

  第二次大的转型是在2007年,我开始转做一个专职的天使投资人,这个决定跟我当年牵头创办卓越网有一定的关系。我不知道今天的网友有多少人还知道卓越网?这是2000年创办的,21年前,也是当时最大的电商网站吧。但是在当年创业其实挺不容易的,非常艰难。

  我们因为融不到钱,后来就卖给了亚马逊。我觉得当时的创业者特别特别得不容易,首先不知道该怎么创业,也不知道该怎么融钱,所以在2007年金山上市以后,我就离职做了一个专职的天使投资人,我主要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帮助到更多的创业者,让他们能够更容易的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我就成了一个专职的天使投资人,让他们的创业比我这代人要更容易一些。

  时至今日为止,还经常有人问我说,卖掉卓越你后悔吗?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后悔。在这句话说完以后,其实很少有人能理解作为一个创业者卖掉自己公司其中的痛苦。

  三年前,我到西雅图拜访了贝索斯,一见面他就跟我说,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的卓越。那一刹那,万般滋味在心头。

  我的第三次巨大的转变是什么呢?在2016年我们小米遇到了巨大的挑战,我们手机销量剧烈下滑,我们的口碑也下滑得很厉害。在我们小米生死存亡之际,在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最后大家商量我亲自掌管了手机部,在那段时间里面我几乎每天都是12点钟下班的,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有那么大的影响。

  大家想一想,像我这样的软件和互联网背景的人,我去管一个硬件的研发部门,这需要我补多少硬件的知识。其实我当时是一边自己学习,一边带着我们整个团队补课。从几百人开始,一点一点地走到今天,所以过去的五年,我一直在谈的就是补课。

  我觉得我们一定要很清楚的知道我们今天的能力,也要很清楚的知道我们跟这些世界巨头的差距。但是我坚信没有什么我们学不会的,没有什么我们干不成的,只要我们愿意勤勤恳恳去干,我们就一定能干成。

  五年时间过去了,当我们手机的销量重回世界第三的时候,各位知道我内心有多激动吗?其实到今天为止,我们用了仅仅不到五年的时间,我们已经拥有非常强大的工程师团队,而且我相信这个团队会越战越勇,会出越来越多的好产品。

  所以去年8·11演讲里面,我们谈到了小米的三大铁律,就是技术为本、性价比为纲、做最酷的产品。我相信小米一定会拿出越来越多的作品奉献给各位支持小米的米粉们,让大家看到我们在技术的路上越来越成功。

  走到今天,我自己觉得硬件工业我也算初步入门了吧,小米干了快11年,我觉得我越来越理解制造业的不易、硬件的难度,但是我更相信把软硬件结合在一起,这个难度比纯做软件和纯做硬件要再难十倍以上。

  所以,从一个程序员到了管理者,从一个创业者到了投资人,从互联网行业杀到了硬件,都是认知结构和人生阅历的巨大的变化和翻新。

  我的这几次变化有被动的变化,也有主动的选择,但回想起来,无论哪一种,都需要无畏的勇气、坚定的意志和超强的学习能力,还有对抗巨大痛苦的韧劲,毕竟每进入一个新的领域,过去的知识、经验、声望、荣誉、人脉都清零了,你所有的依靠只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

  感谢这些痛苦和磨炼,可以说没有这些痛苦和磨炼就不会有今天的雷军。持续的蜕变,持续刷新,才能赢得更有趣的人生,所以最近我喜欢上了跑步,在清晨的阳光下奔跑,感受着生活和自然的美好,迎接一场又一场的挑战。

  过去的两个半月对我来说是一段极为艰难的日子,因为我们又将迎接一次新的蜕变了。

  2013年,我曾经两次拜访过马斯克,当时我就开始关注电动车产业,我对电动汽车一直非常看好,在过去的七八年时间里面,也投了接近十家电动车产业的公司,说实话,造车是非常时髦的话题,我们小米高管会上也讨论过几次,但是那段时间里面我们的主题是怎么补课,怎么夯实基础,怎么练内功、怎么能真正的把制造业、把手机硬件整明白,所以那时候我们心无旁鹜,非常专注在自己的核心业务上。

  今年的1月15号,董事会建议我们研究一下电动汽车的前景。刚开始,我内心是非常抗拒的,我觉得我们花了五年时间,好不容易把手机业务做到今天,吃了多少苦,好不容易成为了世界第三,手机这场仗还没有打完,做车会不会分心?树欲静而风不止,在这个时代的大浪潮面前,小米将何去何从?

  不管我有多么的不愿意,1月15号我们开始认真的调研,我听了很多很多朋友的意见,有一大群朋友拼了命地劝我造车,我有时候都问,我说你们为什么觉得我能造成车呢?他们说小米对硬件、对互联网都很懂,完全不理解你们为什么不造车?

  他们还说你想一想你们的同行都在做车,假如你们不做的话,你们会不会落伍?我跟他们说我还要再做手机,我手机的这场仗还没有完,他们说你想一想智能生态,会不会车跟手机是一件事情呢?我在想,人还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当然当我调研的时候也听到一些有趣的说法,说智能汽车就是一部大轮子的智能手机。当然也有人反对,反对的理由也非常清晰,我觉得这对我们也是好心的,他们说汽车工业非常非常复杂,投入巨大无比,动辄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的投资,弄不好就会翻船掉到坑里。说你们是外行,估计你们搞不定的。还有的说,你看别人的电动汽车已经干了五六年,你们现在开始干是不是晚了点?

  大家知道我纠结在什么地方吗?做还是不做,这真的是个问题。这个决定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有时候白天的时候我能想到一百个理由做,晚上一冷静,觉得一百个理由不应该做。所以经历了非常痛苦的一段时间,思考也蛮多的。

  我当时就在想,当初我们进入智能手机行业的时候,刚刚创业的时候一无所有,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是巨头。通过十年的打拼,我们依然取得了今天的奇迹,那么今天我们已经是一家世界500强,三万多名员工,实力比我们十年前强了太多,我们担心害怕的是什么呢?

  我想了很久,其实只有一点,就是我们今天还有没有十年前一样的勇气?还有没有十年前一样的决心?甚至还有没有十年前一样的体力和投入。这是我反复思考的关键点。

  在思考的过程之中,米粉朋友们给了我最大的鼓舞,还记得去年年底我做了一个小活动,叫“雷军的新年愿望”,我说我会满足三个米粉的新年愿望。有一个米粉的ID叫“加勒比海盗”,他说他想开着全套小米智能家居产品的房车环游中国,感受一下行走的智能生活,大家还记得吗?

  当时我觉得这个想法很酷,我就毫不犹豫答应了,安排我们的工程师团队整了三个月就整出了这个,里面全部是小米智能家居的产品。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小米做的第一辆车居然是一个智能房车。所以,我觉得很多米粉特别喜欢车,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在想,只要米粉需要的就是我们小米应该去奋斗的,应该去做的东西。

  其实我思考的问题是什么呢?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希望我们造车?为什么大家认为我们一定能把车造好?其实我在想大家是怎么想的,我试图认真去琢磨这个问题,我觉得大家是这么想的。

  第一个,在过去的11年里面小米已经做成了非常多款产品,大家相信我们有能力做一辆能让大家惊喜的好车,是吗?而且大家相信我们已经拥有行业最完善的智能生态,还有全球这么多米粉的支持,只要造出来就一定卖得出去,是吗?

  我作为小米的负责人,我在想我们怎么能够不辜负这么多人对我们的期望。我非常非常清楚汽车行业的风险,我也很清楚动辄就是上百亿的投资,至少要干个三五年才能见效。

  但是我也在想,我们今天的小米不是十年前的小米,当时只有三五个人、七八条枪,我们今天的小米已经有一点点积累,是值我们大干一场的时候了。我们有什么?1080亿元,2020年底现金余额。

  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万多人的研发团队,今年预计还会增加5000人,我们有优秀的工程师团队,我们还有全球前三的手机业务,还有全球最好的智能生态。说实话,还有,我们亏得起。

  我觉得我们拥有这样的现金储备,如果我们不认真打一仗的话,我们真的有点愧对全球米粉对小米的支持。所以在过去的75天里面,我们85场业内拜访和沟通,200多位汽车行业的资深人士的深度沟通,我们举办了4次管理层深度的内部讨论会,2次正式的董事会。

  因为我们访谈特别特别多,导致过去的两三个月里面有三四次大规模的传言。但是经过了如此复杂的过程,今天我们终于迎来了一次小米历史上最重大的决定,小米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行业。董事会今天正式作出了这个决定,我们也公告,避免有更多的传言。

  这个公告大家可能都看过了,这个公告的内容字不多,但是信息量巨大,第一个信息量,就是10年投资100亿美金,换句话说,管理层有权在十年之内调动100亿美金在智能电动车行业,所以我们一上来就准备了钱包投100亿美金,手机的注册资本是100亿人民币,因为我们先投100亿美金在里面没有用,大家理解吗?以小米的现金储备,我们计划投资100亿美金。

  第二点我觉得可能大家没有仔细看的是,为了更好地为米粉提供更完整的智能生态,我们决定用全资的模式来干,就是所有的钱都是小米自己出。在这两三个小时里面,非常多投资行业的朋友们给我发来大量的信息,都在问有没有投资的机会。

  其实在过去的两个半月的时间里面,也有不少投资业的大佬提了各种各样的投资方案。最后经过我们反复的考虑,我们认为只有和手机、和生态链这些产品全部拉住,才能给米粉提供无所不在的智能体验。

  第三层意思就是我亲自带队,担任我们智能汽车业务的CEO。所以我们的公告主要是这三层意思。

  当然大家应该理解我们的想法,就是从个人设备到智能家庭、智能办公,再到智能出行,小米将用科技的力量全力为全球米粉提供全方位、全场景的美好智能生活。

  这团使命之火始终在我们心里熊熊燃烧,我期待有一天在全球的每一条路上都有小米汽车驰骋的身影。我相信小米能让我们每一位用户无论何时何地都沉浸在科技带来的幸福生活之中。

  用高品质的智能电动汽车,让全球用户享受无所不在的智能生活,这就是我们小米造车的初心。所以,这一回我决定亲自带队,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

  我深知作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愿意押上我人生所有积累的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这意味着我们要全力冲刺至少做好5年的准备,我们将以持久的耐心来全力应对这次征程。

  有人问我这个压力大不大?我想回答的是,从我决定的这一刻开始,我就不再关心有没有什么压力了,我只关心我们有没有能力为米粉做一款感动人心的好车。

  对于做一款好车,我们还是有一定的自信,虽然对于电动汽车行业来说,我们没有任何经验,但是我们有如饥似渴的学习能力,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工程师,而且我们愿意投入足够长的时间。

  我相信终有一天,小米汽车一定会成功。只要大家愿意等待的话,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不负众望,尽早把小米汽车拿到大家面前来,好吗?

  4月6号小米将迎来11岁的生日,11年来,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我更加理解了成长的意义。为什么我们这一次发布会的主题是“生生不息”?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的思考。

  生生不息,是坚定的信念与乐观的信心。生生不息,是不断求新的精神和生机勃勃的希望。生生不息,是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推动世界终究不断向前的壮丽画卷。

  这就是小米,这就是我们共同的期待,一直奔向远方的征程中,永远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勇气和生生不息的未来!